萧白弈

挖坑不填小王子,请多指教。
杂食党。
就没好好写过长篇,全是坑。

【凡等】Three Times

※小学生文笔。

※吸血鬼凡×普通学生等。

※原创人物有,无过多影响。

※私设有,狗血慎。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上

  白天里人声鼎沸的饭店随着夜晚的来临渐渐归于寂静。

  William站立在水槽前认真地洗着碗筷。厨房里的橘色灯光笼罩着他,较显结实的小臂上挂着几颗小水珠,它们随着William的动作顺着小麦色肌肤淌下,残留的水痕衬着灯光…

  显得有些…秀色可餐?

  Anna进入厨房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她不着痕迹地舔了舔嘴唇,敛去了眼底的猩红光芒,笑着走上前去:“William,你明天还要上早课对吗?大厅我已经帮你打扫干净了。”

  “Thanks。”William回过头冲她感激地笑笑,右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酒窝,“Anna你先回去吧,毕竟这么晚了。”

  Anna摆摆手,侧身站到William身边毫不在意地开口:“没事,我的黑带可不是闹着玩的。”她的目光锁定在William的颈侧,而William专注于手头的洗碗大业。

  新鲜血液的味道。好饿。

  William擦干手抬起头时,只见Anna呆站着,眼神飘忽。

  “Anna,你没事吧?”William举起右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嗯?”Anna猛地回过神,带着些歉意腼腆笑道,“Sorry,走神了。”

  “没事,那我先走了。”

  “我们可以一起……”Anna急急忙忙开口。

  “Anna!店长找你!”一男人探头进来喊道。

  William望着Anna有些无奈的神情,翘起嘴角,伸手拍了拍她的肩:“那我先走了。你多注意安全。”

   “……好。”Anna只得目送William离去。

  迟早会喝到的,不急……她的眼睛逐渐变成鲜红色,紧盯着William离去的方向。不过,真香啊。



  William双手环抱着包坐在地铁车厢中,旁边的两个女孩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吸血鬼事件”。即使声音被刻意压低,但仍掩盖不了两人言语间浓浓的兴趣。

  “据说有人看到是个帅哥呢!”

  “骗人的吧,晚上黑漆漆的怎么看得清啊!”

  “但是但是…如果真的是个帅哥……”一个女孩颇为向往地望着车厢顶,“真棒啊…”

  William有些无奈。

  “吸血很好玩吗…”他毫无自觉地喃喃出声,身边那两个女孩停止了交谈看了过来。William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声,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地铁响起到站的提醒,William便连忙下了地铁。

  他匆匆忙忙下了地铁才发现,这站离自己家还有一站路的距离,而刚才那班地铁就是末班车……

  William没有办法,颇为无奈地叹口气,认命地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昏暗的路灯下有几只扑腾的夜蛾,还有几盏失修的路灯一闪一闪的,四周的楼房里也没有人家还亮着灯。总之,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极佳的犯罪现场。

  William在心底默默给自己加油。当他才迈出第一步,却听叫身旁的暗巷里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像是…求救。

  William有些疑惑地向那边走了几步,但又听不见声音了。他摇头笑着自己太多疑,正欲走开,又听见一声。

  这次是极为清晰的“救我”。

  William毫不犹豫地走进了暗巷,扑鼻而来的臭味差点没把他熏晕,他抬手捂住口鼻四处张望。

  眼睛渐渐适应黑暗后,William隐约看见在垃圾桶旁的角落里似乎有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蜷缩着。

  他快步跑过去,轻轻拍了拍那个孩子:“醒醒!”

  那孩子却径直栽进了William的怀里,一股浓郁得要盖过臭味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William先是一愣,然后迅速横抱起人冲出了暗巷。

  他顾不得被突然的光明刺痛的双眼。在路灯下,William看见了足以让他震惊气愤的一幕。

  怀里的孩子光是裸露在外的肌肤便有一片深浅不一的伤痕,原本精致的小脸也因为失血过多而发白,秀气的眉紧紧皱着,浓密的睫毛不安地颤动,想来应该是疼得狠了。

  William抿着唇,紧了紧抱着孩子的手,结果却貌似压到了伤口,小孩轻哼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看着他。William带着安抚意味地勾起嘴角,松了点手上的力度,低头看着孩子,轻声道:“医院太远了,现在也太晚了,我先带你回我家处理伤口好不好?明天我带你去回你自己的家。好不好?”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不是坏人。”

  小孩似乎被最后一句逗笑了,但他只是无力地牵了牵嘴角,伸手攥紧了William胸口的布料,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了声谢,随后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William抱着他,快步却脚步平稳地向家里走去。



  William一路将人抱回了家,庆幸自己还好没放弃日常的锻炼,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动作轻柔地将怀里的孩子放在沙发上,见人还睡着,颇为无奈地起身进厨房打算去烧点水来给孩子清理伤口。

  William静静地注视着沸腾的水心乱如麻。

  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他回头望了望沙发的方向叹了口气。

  先让他住一晚,明天下了早课带他去医院和警察局问问吧。

  William一边想着一边关了火,蹑手蹑脚地靠近沙发,却发现那孩子已经坐立起来,黑色眼瞳紧盯着他看。

  William有些尴尬地笑笑,继续走近沙发,开口道:“身体还难受吗?我是指…伤口还疼吗?”

  小孩一言不发地看着William,忽然缓缓站起来向他走去。

  接下来的场景,William觉得自己一定是疯魔了。

  因为怎么可能会有人在一瞬间从七八岁的孩童模样变成二十几岁的青年模样?

  那孩子,哦不,现在应该叫做青年,他的眼睛还是黑色,只是黑色不再纯正,有暗红色的光芒在其中若隐若现,带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William本能想逃,但他的双腿根本无法挪动分毫。

  青年不紧不慢地逼近William,微眯着眼睛打量他,就像…在打量自己的猎物。

  William发现自己不能跑走的现实,紧抿着唇故作镇定地与青年对视。

  他在赌,赌青年不敢动自己的救命恩人。因为真动手,William还不知道自己能有几成胜率。在不知道青年是何方神圣的情况下,想来不超过三成。

  然而,William并不适合赌博。

  青年牢牢地抓住William的左手手腕,抬起抵在唇边,轻嗅了一会儿后,低声笑开:“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香?”

  William又不能动还不能说话,他只能蹙起眉头,冷冷地瞪了青年一眼。

  青年不以为然地轻笑了两声,忽然有些认真地开口道:“Kris。”

  他看着William有些疑惑的神情,耐心地解释着:“我的名字是Kris。”

  William还想再挑眉表示自己的疑惑,却在下一秒白了脸色。

  青年报上姓名后,再无过多言语。他先是轻柔地吻上William的手腕内侧,随后张嘴咬了下去。

  疼。

  像有千万只蚂蚁密密地啃噬着神经。

  尖牙没入血肉,鲜血被一点点吸取。

  William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后,青年终于抬起头,舔了舔被血液染得颜色艳丽无比的嘴唇,伸出手遮住了William的双眼。

  “睡吧。”

  冰凉的温度却有安抚人心的魔力。

  William几乎是瞬间就睡了过去。

  头重脚轻的他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原来世上真的有吸血鬼存在啊。

  青年凝视着怀里人的容颜,指尖一寸寸划过他的五官,像是在对待一个失而复得的珍爱的玻璃娃娃。他轻声叹了一口气,俯身轻轻地吻上人的眼睑。

  “终于找到你了,William。”

评论(8)

热度(51)

  1. satoshi萧白弈 转载了此文字